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被查 曾在公众视野消失3个月

时间: 2019-10-29 00:22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昨天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挂出消息,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。朱明国成为广东省首位落马的正部级官员,也是之后第二位落马的省政协主席。记者梳理发现,十八大之后落马的正部级官员至此已有7人,此前的6位官员分别是蒋洁敏、李东生、申维辰、、白恩培、何家成。

  朱明国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一经公布,各种消息铺天盖地而来。记者查阅相关报道发现,朱明国在三天前还曾出席会议。

  根据广州当地媒体报道称,11月25日,广东省政协外事侨务工作座谈会在中山市召开,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出席会议并作讲话。

  朱明国在会上指出,外事侨务工作是广东省政协可以大有作为、体现特色和优势的重要领域。要按照中央和省委的部署和要求,进一步做好新形势下政协外事侨务工作,切实加强同海外侨胞的团结联谊,探索拓展公共外交和人文外交。

  在此之前,11月21日下午,广东省政协机关为即将退伍的驻会武警三中队战士举行欢送仪式上,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也出席了这次的欢送仪式,并与即将退伍的武警战士合影留念。

  根据公开报道梳理可见,今年3月17日,朱明国出席广东省传达贯彻2014年全国“两会”精神大会并发表讲话后,消失在公众视野中,有近3个月未在广东本地媒体报道中露面。

  外界对他“消失”的3个月给出了种种猜测,直到6月5日朱明国的秘书陈明介绍,朱明国当时正在北京参加中央党校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”省部级干部高级研修班(第4期)。

  6月9日《羊城晚报》也报道称,6月7日,朱明国在北京参加了中央党校的结业典礼,正式结束了他为期三个多月的学习。

  据这一报道称,朱明国走进会场热情地和大家打招呼“久违了!”有记者关心他在中央党校的学习经历,朱明国将之评价为“优哉的日子”。

  朱明国说,自己在党校每天早上6时起床,锻炼一个小时,然后开始一天的学习和生活。在这段时间,他不仅利用课余时间重读了马列的经典原著,还系统地学习了习总书记的系列讲话精神。

  朱明国坦言,在党校学习期间,因为作息规律,整个人的精神状况很好,“还有充足的时间可以锻炼身体”。

  官方简历显示,朱明国1957年生,海南五指山人。1974年8月起参加工作,在广东省保亭县任小学教师。之后历任保亭县畅好公社党委常委兼团委书记、党委副书记、书记。1982年到1984年在中山大学法律系短暂学习。

  随后,朱明国进入党政系统任职。在此后的三十年时间里,他的仕途辗转海南、重庆、广东三地。在重庆任职期间,他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。2006年,朱明国调任广东,曾历任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、省政协主席等要职。

  海南省1988年建省以前,一直归广东省管辖,作为土生土长的海南人,朱明国从政的三十年生涯中,除了在重庆的几年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海南和广东两省任职。

  在2006年11月,朱明国重回广东工作,0422香港马会金手指任省委常委、纪委书记。他曾用“三个并存、两个依然”总结当时反腐形势:惩防体系不断完善和腐败预防多发并存;取得阶段性成效和腐败长期性并存;群众满意度逐年提高和群众的新期待新要求并存;腐败形势依然严峻,反腐败任务依然严峻。

  根据报道,朱明国担任广东省纪委书记期间,连续查处一系列大案要案,包括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、汕头市委原书记黄志光等一批贪腐官员相继落马,反腐成绩斐然。

  2010年10月,朱明国曾率团赴新加坡学习反腐倡廉经验,并结合广东省实际,撰写《新加坡为什么能做到廉洁高效》,这一文章曾在《南方日报》2010年12月1日刊发。

  文中写道,“吏治腐败是危害最大的腐败。要提高公务员队伍准入门槛,重点审查道德修养、财务状况和社会关系等”。

 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汪洋专门对此作出重要批示,省纪委制订方案,出台了《关于落实反腐倡廉建设有关任务的责任分工方案》。

  “机关干部要强化自我约束,净化‘生活圈’,纯洁‘社交圈’,守住防线,把住底线,两袖清风,洁身自好!”去年8月份,在广东省委政法委、省社工委联合召开的纪律教育学习月动员大会上,朱明国也不断强调机关干部的工作作风。

  朱明国在广东任职期间,为加强社会建设创新,中央编办批准广东省设立社会工作委员会,朱明国兼任广东省社工委主任。2011年底,广东汕尾市乌坎村民因村官私卖土地问题爆发抗争,朱明国率广东省委工作组入村谈判,令事件和平落幕。

  此外,2013年,广东省开展“三打两建”工作,朱明国兼任省“三打”领导小组组长,挂点广州、汕尾两市。

  据了解,在各种场合,朱明国曾多次反复强调,“三打”下一步的重点工作需要“铲除利益链、打掉保护伞”。他还曾批评部分地区政治敏感性不强,“不想打、不敢打、不真打、不会打、打不深、打不透”。

  近期出现群体性事件的潮州古巷、新塘镇的大敦村和最近的乌坎村,都是老先进单位,比如,汕尾乌坎村支部书记当了41年,是老先进。但越是老先进,县镇这一级党委政府越是放心其工作,结果可能指导越不到位。这样就有很多漏洞,很多问题就盖住,一旦爆发,后果更严重。就像苹果,心里烂了,皮还是红的,一旦皮破了,不可收拾。

  (乌坎事件)事情爆发后,大家不敢正面地看待问题,这么多年的典型、先进,怎么会出这么大的问题?所以我在表扬大家时,也要提醒老先进不要觉得老先进就不当回事,可能出问题的就是老先进了。

  (乌坎)村民提了两个诉求,一是土地问题,人家提得也有道理。省里处理事件时,五项承诺中第一项就是群众的主要诉求是合理的,我们的工作在有些方面是有失误的,乌坎村13000多人,7个自然村,78个姓,这种情况下,他们都团结在一起,可见我们的工作有多大失误。

  正在处置的汕尾乌坎事件,最高峰时有近百家境外媒体在村里面,与境外通讯。当今网络时代,人人面前都有“麦克风”,人人都是新闻发言人,人人都有话语权,人人都是新闻记者,网络维权已经成为群众维权最便利、最有效的手段之一。

  有的地方对老百姓长期反映的问题置之不理,能压就马上采取很强硬的措施摁住,然后是拖,能拖多久拖多久,最好能拖到我的下一任,至于我走了,你爱烧天烧天,爱崩地崩地。这些是基层干部普遍的心态。

  朱明国,黎族,1957年5月生,海南五指山人,1975年10月入党,1974年8月参加工作,中央党校培训部三年制培训班毕业,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,高级政工师,副总警监。被调查前任中共中央候补委员,广东省政协主席,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,省社工委主任。

  1994—1995年海南省文昌县委书记、县长(1995年2月明确为正厅局级)